幸运飞艇微信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西昌山火:突然改变的风向与成立三个月的扑火队

西昌山火:突然改变的风向与成立三个月的扑火队

西昌山火:突然改变的风向与成立三个月的扑火队

  临出发前,李天云对送行的朋友们说,很快就回来,回来以后要一起吃饭;黄元林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视频,镜头从大巴车的车尾慢慢向前移动,二十一个身穿橘红色消防服的队员出现在视频中,配文是“宁南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代表宁南人民,我们出发咯!” 

  他们都是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的队员。3月30日15时,四川凉山州西昌市泸山发生森林火灾。21名队员第一批得到指令,前往西昌支援。 

  但进入火场之后不久,因为风向突转、山火爆燃,包括向导在内的 19人再也没能出来。 

  一位居民说,“队员们都是宁南县的普通人,大多都是农村的,有家庭,打火是他们的副业,但真正有需要的时候,都是他们往前冲。” 

  逐一给队员们打电话,但无人接听 

  接到支援西昌的命令是3月30日19时30分,五十分钟后,宁南县专业扑火队执勤的一班、五班共计21人从宁南县汽车站启程。 

  一段扑火队集结出发的视频在网上流传,队员们在宿舍中打包行李,穿上橘黄色的消防服,背上装着灭火机的背包,配文是:“整装待发,宁南21名专业扑火队员驰援西昌,逆行英雄,最美男儿!” 

宁南扑火队的队员们准备出发。图/宁南发布视频截图

宁南扑火队的队员们准备出发。图/宁南发布视频截图

  临出发前,队员李天云对送行的朋友们说,去执行任务,很快就回来,回来以后要一起吃饭。在大巴上,队员黄元林从后往前拍下了每一位队员,视频发在朋友圈,他写道,“宁南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代表宁南人民,我们出发咯!”朋友们评论,注意安全。他回复一句,“一定平安回来”。 

  宁南县与西昌市距离120多公里,坐车需要2小时。22时40分许,他们到达火场所在地西昌市经久乡蔡家沟水库。大巴车司机邱师傅记得,车停在近火场几百米的地方,队员们下了车,在一个村民向导带领下进入火场,走之前,领队张勇(化名)叮嘱要注意安全,全体队员一齐说了声“一定注意安全”。 

  按照计划,队员们进入火场后,司机和领队去市区买干粮,等队员们回来再一同返回宁南。一个小时左右,巡山队员打回电话告诉张勇,火势蔓延,赶紧撤回来。 

  “40年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大的山火,火焰蹿起几米高。”邱师傅回忆,随后他和张勇逐一给队员们打电话,但电话都无人接听,“21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当时心里就沉不住了,知道肯定出意外了。”他说,当时自己很着急,到处联系村民找人,他也想去火场救人,但火势太大了,没办法进去。 

  柳树桩当地居民曾安(化名)所在的志愿打火队,一行20多人跟在宁南队的后面。两队在山脚分开了,分别去往不同的方向。曾安回忆,当时火势太大,明火距离他们仅有三四百米,他们很快接到了农场要求撤回的电话,就立刻下了山,去往疏散安置点,“没过多久,就听说宁南打火队员和向导牺牲的消息。” 

  柳树桩村民吉克参加了另一个10多人的志愿打火队。他走到水库边时,看到宁南打火队已经走到半山腰。“我们大概走了一个小时,一开始火还在很远处,风突然变得特别大,大到说话都听不见,只能喊,风向也不定,突然就把火吹过来,浓烟滚滚,大火猛烈扩散。”吉克说。 

  吉克说,接到要求撤离的电话通知时,他们已经快赶到山顶,宁南队当时在前方的山沟处,队里只有他一个人带了手电筒,他朝宁南队的方向闪了三四下,“当时想打手电筒传递撤离信号,但没收到回应。” 

  吉克说,在撤离时,有队员想去山上牵牛,还有的想回家里收拾贵重物品,“其他队员就吼道,拿什么东西,使劲往下跑,不要回头看。”

  柳树桩一位参加救援的民兵告诉新京报记者,19人的遗体是从泸山背侧(南面)一排斜坡树林中发现的。据凉山州政府消息,3月31日1时30分,联合指挥部接到火场灭火人员报告,宁南县组织的专业扑火队21人在一名当地向导带领下,去往泸山背侧火场指定地点集结途中失联。7时许,搜寻到3名扑火队队员,送往医院救治,现场18名扑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 

  3月31日下午5点,四川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联防指挥部通报,当时泸山山火受大风和风向多变影响,形成多处多线燃烧态势,山火沿经久、马道、泸山后山猛烈扩散,火情扩散迅速,并伴有多处飞火。凌晨0时30分左右,泸山的过火面积已达1000公顷,火势蔓延到凉山州西昌市农业学校,距离学校板房不到八米的位置。 

  “火场上遇到最危险的事情就是风向突变,发生爆燃,”宁南县林业和草原局工作人员刘生(化名)解释,“我们这里是干热河谷地区,山区风向不定,现在是东南风,可能过几分钟就吹西南风,风力可能突然加大,方向发生改变”。 

  吉克回忆,大约一个多小时,他们从山上撤下来,先往附近的大营农场办公楼躲避,之后又被疏散到统一安置点。 

  柳树桩居民也一并被疏散撤离。吉克说,当时宁南打火队的向导冯才勇的妻子不停地给丈夫打电话,电话能打通,但一直没人接。“她预感出事了,崩溃大哭,让邻居们先带她的孩子撤离,她要等丈夫下山。” 

  冯才勇的哥哥冯才军说,今年42岁的冯才勇从金阳县搬到柳树桩村已有15年,家里有7口人,夫妇两人和81岁的养父及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住在一起。平时,冯才勇在家中务农,喜欢种花椒树,有时会外出打工。因为经常上山挖蘑菇和山药贴补家用,冯才勇对山形路线很熟悉。 

  冯才军现在还会不时地拨打冯才勇的手机,“能打通,只是没人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