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微信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悲痛中的反思:四川木里森林火灾给应急指挥带来的启示

悲痛中的反思:四川木里森林火灾给应急指挥带来的启示

  【写在前面】四川凉山的一场森林大火,带走了30名扑火英雄的生命。惨痛的伤亡让每个人悲痛不已,与此同时,网络上也出现了森林大火该不该扑救、如何去扑救等争议。在国内外常年从事应急管理咨询与培训工作的澎湃新闻特约撰稿作者张兆譞认为,森林大火一定要扑救,否则快速蔓延的火势会很快给周边地区的人员、环境、财产带来更大的危害。至于怎么去扑救,其中有着很多学问。

  森林火灾扑救一直是世界性难题,与此相关的应急救援方法之间有互相借鉴,但在应用时也受到不同具体情况的限制。本文中,作者介绍了美国事故指挥系统ICS的应急体系。ICS是1970年加州森林火灾之后催化的应急指挥方法论,曾在Exxon Valdez溢油事故、美国911恐怖袭击、Katrina飓风以及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号井喷事故等大型事故的应急中发挥重要作用。此外,ICS应急指挥的理念也被联合国作为最佳实践推荐给各成员国。随着不断的修改与演变,事故指挥系统ICS正逐渐成为国际应急行业通用的标杆性应急理念。

  (一)引子:30条生命背后的反思

  2019年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虽然大火于4月2日得到控制与扑灭,但是我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包括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在内的30名消防人员在一次轰燃中遇难。对于这次事件,网络上既满溢着感动、尊敬以及痛心等情绪的表达,也充满了对于森林消防作业很多是与非的讨论,大家也围绕着森林大火应不应该扑救,如何去扑救,以及我们的消防力量够不够专业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辩。

  笔者在国内外常年从事应急管理咨询与培训工作,因而有幸了解到国内外在应急管理方面的一些差异。个人认为这类事故值得深刻反思。森林大火一定要扑救,否则快速蔓延的火势会很快给周边地区的人员、环境、财产带来更大的危害。至于怎么去扑救,里面就有着很多的学问。

  网络上常常从“术”的层面去讨论灭火战术的对与错,但是很少有人从“道”的层面去分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策。更简单来说,如果有一两个应急人员意外遇难,那可能是灭火的战术操作层面出现了问题;但是如果出现大批应急人员的牺牲,那一定是应急指挥中的决策层面出现了问题。无论是本次四川木里的火灾还是天津滨海新区8.12爆炸事故,都造成了大批优秀年轻的消防队员的牺牲。他们最年轻的还不到20岁,正处于人生最灿烂的年龄,却在救灾过程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是让人痛心的。但我们必须意识到:如果不从应急指挥的层面进行反思,应急人员大批伤亡的事故就可能再次发生。基于此,笔者希望将本次事故中的问题本质提高一个层面,谈一谈在重大事故应急过程中的指挥决策的一些问题,再谈一谈如何用合理的应急体系去解决这些问题。

  (二)重大事故应急的挑战

  在深入剖析应急指挥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重大事故应急在应急指挥层面可能遇到的挑战。

  在我国应急体制下,重大事故可分为生产安全事故(爆炸、溢油、化学品泄漏等)、自然灾害事故(森林火灾、台风、地震、海啸等)、公共卫生事件(非典、禽流感、猪瘟等)和社会安全突发事件(恐怖袭击、社会暴乱等)。这些事故虽然各不相同,但应对这些事故的应急指挥团队通常面对相同的挑战:

  第一,重大事故的发展过程通常较为复杂,事态变化较快,并可能伴随着很多次生灾难,因此指挥团队需要面对很多不确定性。例如,2010年大连7.16溢油事故就包含着输油管起火、爆炸、油罐泄漏、溢油搁浅等多重灾难。

  第二,重大事故持续时间通常较长,很多事故可以持续几天、几周乃至几个月,非常考验应急指挥的持续性。2018年初的东海桑吉轮事故光燃烧就持续了9天,后期的溢油处置需要的时间就更长。而溢油清理和地震救灾等工作可能持续数周至数月。

  第三,重大事故可能涵盖的地域范围很广。例如2008年的5.12汶川地震覆盖面积大,而且涉及的地区地势复杂、交通困难,使得应急资源的动员与调用变得非常困难。

  第四,重大事故的信息量通常很大,信息收集和处理难度大,而信息的准确性会直接影响到应急战略的选择是否得当。例如,2013年蓬莱19-3油田的溢油事故就涉及到油井状态、海底地质、洋流风向、油品风化、海况天气、资源分布等等各种信息的收集与分析。

  第五,重大事故参与应急的机构与部门较多,各部门间沟通与协调相对比较困难。例如2015年的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最后涉及了8个省的武警、消防、公安、安监等多部门的救援力量,这就对不同机构的协调与分工以及应急的沟通与联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第六,重大事故涉及的应急资源常常数量庞大。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调用了现场救援处置的人员达1.6万多人,动用装备、车辆2000多台。再一个国外事故的例子:2010年美国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溢油事故后期清理动用了48000人、7000船只、20多架飞机和2500海里的围油栏。如何有效管理庞大数量的应急资源就成为了很大的挑战。

  最后,这些重大事故还常常伴随着各种安全隐患,无论是2015年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还是这次四川木里的火灾事故都告诫我们,如果这些隐患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就会对应急人员甚至人民大众的生命健康带来严重的危害。

  正是由于以上挑战,使得重大事故的应急指挥难度非常之大,如果缺乏科学的方法论指导,很容易出现应急指挥混乱、效率低下、资源浪费、甚至决策错误和人员伤亡等严重问题。因此,如何从机制上有针对性地去解决这些重大事故应急中的挑战就显得十分重要。

  (三)美国对森林大火应急的反思

  笔者曾经在给澎湃新闻的供稿《桑吉号事故再反思②|从最佳实践看中国溢油应急能力短板》中提到过应急准备工作的一些关键要素:法律法规、应急预案、应急设备、人员培训、演习演练和应急体系。其中的应急体系便是解决上面提到的各种应急机制性问题的关键。我国在2018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成立应急管理部,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了方便今后建立国家层面的应急体系。

  然而国际上有没有可以让我们参考学习的应急体系呢?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把目光放在在应对森林火灾有着半个多世纪经验的一个国家:美国。

  四川木里事故发生后,网络最喜欢拿来做对比的就是美国加州森林大火的救援。

  地处温带季风气候的美国加州生长着大量容易着火的落叶植被,秋天时候空气干燥、降水稀少,所以当沙漠吹来桑塔安娜热风的时候加州就很容易发生大型森林火灾。2018年末,加州就因为经历了一次损失惨重的森林火灾而频频登上新闻,而2013年加州火灾导致的消防队员牺牲的故事,更是被网络拿来作为与本次事故进行对比的对象。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