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微信群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大学生救人牺牲引发抚恤讨论 社会不能止于感动

大学生救人牺牲引发抚恤讨论 社会不能止于感动

  《新闻1+1》2009年10月27日完成台本

  ——救命,无需争议!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上个周末,三名大学生为了救两名落水的男孩子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们本身并不会游泳,这么做到底应不应该,他们这么做又到底值不值,岩松怎么看?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生命不是做算术题,也不是写论文,无法用几个换几个来做值不值的讨论,也不能像写论文一样,我们要提前打草稿,然后列出一,二,三,四,然后再开始,我觉得那一瞬间的那种直觉和采取的行为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这三个年轻人是英雄。

  主持人: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从上周末到现在这两天多的时间事情的进展。

  吊唁市民:

  两个小孩救起来了,他们现在好好的,你们放心地走。

  吊唁市民:

  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蛮好的(榜样),人的心里蛮寒酸。

  解说:

  今天上午,在湖北荆州的宝塔河边,聚集了很多自发前来的人们,他们带着鲜花和挽联,前来悼念三个素不相识的少年。

  陈及时、何东旭和方招,三天来,这三个名字无数次地被人们提及,他们见义勇为,搭救落水儿童不幸遇难的事迹也被人们所关注。昨天下午,与他们一起参与救人的十多名长江大学的学生,以及冬泳队的队员,就已经被当地有关部门授予“英雄集体”荣誉称号,而被他们救起的两名落水儿童,昨天也在父母的带领下,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前往宾馆探望并跪谢遇难学生的家属。被救儿童的母亲,当场给何东旭的父母跪下磕头,并连声说对不起。

  一面是被救学生的感恩,另一面是大学生的感恩,昨天下午,长江大学的大学生们在河边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向参与救人的冬泳队敬献了锦旗,但手捧着锦旗的冬泳队员脸上却没有露出笑容。

  仪式过后,参与救人的冬泳队老人把手中的鲜花放进了江中。

  鲁德忠(湖北沙市冬泳队队员):

  你们是真正的英雄,我们感到很惭愧,我决定把市政府和区政府送给我的慰问金,我全部捐给他们受难的家属,我们不应该得这个慰问金,因为这是我们的义务,这是我们的责任。

  解说:

  在方招的寝室里,同学们把他生前用的东西,依旧保持着他离开的原样。在何东旭的QQ博客里,短短几天就有许多朋友前来留言缅怀,在上面有朋友这样写到,我宁愿你不是英雄,只愿你好好地活着。

  让我们记住这三张尚未退去青涩的面孔,谢谢你们,一路走好。

  主持人:

  被救孩子的家长说了“对不起”三个字,然后救人大学生的家长还说,你不要打孩子,让我们尝试着从当事人以外的第三方来看,当事者的父母是一种什么样复杂的情感?

  白岩松:

  我觉得这种感恩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是大学生牺牲了生命,让自己的孩子生命得救,我觉得在最淳朴的百姓心中,这种感谢是天然的。因此,当有媒体报道说,当大学生救完之后,那两个被救的孩子悄悄地走了,似乎这里隐藏了一种批评,我觉得非常非常的不应该,那两个孩子很小,他吓的就已经够呛了,那么小的小孩,不走他又去哪里呢,在现场又能做什么呢?所以有的时候面对这样的一种事情,我们站在很远的地方,站在一个非常理性的角度去表扬谁,批评谁,似乎都不太应该,我觉得恰恰是救人的和被救人父母之间的那种最淳朴的一种感情,他是发自内心的。

  主持人:

  你说救人的大学生的父母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这里面肯定是百味杂陈,他就这么一个独生的孩子。

  白岩松:

  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他不一定学历很高,不一定说用外在衡量的东西等等等等,去说他有多么高的思考或者怎么样,但是这种直觉里面蕴藏着一种大文化,他能在失去自己孩子的同时,去告诉被救孩子的父亲,你不要去打他,不要去埋怨他,我觉得这样的一种感受让你反而平平实实里头蕴藏着一种特别大的感动。

  主持人:

  救人者和被救者的父母在交流这件事的时候,是用的一种很深沉的感情,用一种很简单的话语,但是整个的社会,整个的媒体,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却不尽相同,我们来了解一下。

  解说:

  好兄弟,一路走好,你是我们广电班的骄傲。

  好兄弟,你走好,真的为你感到自豪。

  这是为救落水少年而遇难的大学生何东旭的日志空间。事件发生几天来,东旭的同学和朋友们,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祝福和哀思,更多的人们则对这十多名大学生,特别是在救人过程中,英勇献身的三人,致以了崇高的敬意。

  不过,近日随着事件的报道,公众和舆论中,渐渐也开始出现基于所谓理性视野和实事求是的精神,而掀起的关于生命价值的再次探究和讨论。

  在公众和媒体的各种讨论声中我们发现,很多人把这次的事件中遇难的三名大学生和另外一个名字联系在一起,那就是张华,同样的青春年少,同样是舍己救人。

  上世纪80年代,24岁的第四军医大学学员张华为了救一位69岁的淘粪老农魏德志,被浓烈的沼气熏倒,和老农一起跌进粪水中献出了生命。张华的行为究竟值不值得,也曾引发激烈的大辩论,后来张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而如今,人们又用张华的名字在称赞着这三名见义勇为的大学生。

  陈及时,19岁,何东旭,19岁,方招,19岁,今天,在不少网友的评论中,我们不难发现,年龄也成为了他们表达观点的一条路径。

  今天,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见义勇为而离我们而去,怀着对每个生命最起码的尊重和敬畏,究竟什么才是我们最该关心和关注的呢?

  [1] [2] [3] [下一页]

  主持人:

  刚才在短片里面反复提及一个,他们的年龄都是90年代出生的,你对90后的定义怎么看?

  白岩松:

  其实我非常反感在这件事情大家是这样的一种探讨,我觉得这里隐藏着一种对90后的这种所谓的潜在的批评和不满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扬,原来90后也还可以,背后藏着的是不可以。我想反问,我们为什么要建立一种人为的代际之间的批评或者怎么样,说80后是自我的一代,90后是脑残的一代。是不是50后、60后,包括我在内就很好呢?50后、60后也有很多的贪官污吏在监狱里,甚至被毙掉了。70后也包括在内,50后、60后、70后的也有很多做了很棒事情的人。80后同样如此,既有前几天越狱的是80后的,也同样有在祖国最需要他的时候,80后站出来的,奥运会的时候有很多的志愿者都是80后的,90后刚刚走上这个舞台,我们也看到了,现在救人的90后的孩子,将来也会有犯罪的90后。每一代人加减乘除完其实是一样的,既有他的优点,又有他的缺点,我真的希望所谓什么什么后可以到此休止了,这件事情跟什么后没有关系。

  主持人:

  刚才咱们说的是一个代际的划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救人的时候要不要理智,因为为什么引发这个话题,就是这三个搭上性命的大学生,他们是不会游泳的。

  白岩松: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