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微信群

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专访昂立教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晓波

专访昂立教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晓波

  1984年,一个大学生勤工助学中心在上海交通大学成立。这家中心启用了“昂立Only”的标志,它就是如今昂立教育集团的雏形。

  34年后,昂立教育作为中国教育上市公司第一股,已经成为K12领域的知名教育机构。如今,昂立在上海共有近180个校区,全国1000多所学校,教育产品涵盖幼儿园、小学、中学生等全科目课外辅导,更有素质类产品(琴棋书画、科技创新、体育、游学等)。同时,昂立也积极布局职业教育、国际教育和幼儿教育业务。

  昂立不仅深耕上海市场,并且启动了全国战略,加强了上海与全国业务的连接。

  2018年9月,爱乐奇《校长研究院》拜访了昂立教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晓波。王晓波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美文学硕士、著名英语教学专家、资深同声传译,还是上海市园丁奖得主。他还是昂立外语的联合创始人,至今仍坚持在一线讲课,对课堂需求保持良好的触觉。

  政策的管制、技术和在线教育的迅猛发展,给培训机构带来巨大的挑战,也蕴含着机遇。昂立怎样看待和应对?我们来听王晓波的答案。

  行业变革甚至动荡的窗口期

  新政频出背景之下,中国教育行业正要经历巨大的改变。王晓波认为,最近一两年,整个行业的头等大事首先是:战战兢兢、做好合规。

  几年来,昂立已为合规做过大量调整。几年前准备上市时,昂立已经梳理过财务、法务、税务等方面的事务。

  此外,上海是这次教育行业治理整顿开始的地方,也是试点最早开始的地方。“比如说晚上8点半之后不能上课,对场地和消防的要求等,其实上海早就有规定,所以我们基本上都调整过了。最近国务院发的一系列文件有了更细化的要求,我们会在原来基础之上根据这些要求继续规范自己。”王晓波说。

  “要做好规定动作,做好不管怎样都对的事情——哪怕逐节课收费,也得做的事情。比如说改善教学服务体系,比如说不断的把产品做得更好,也包括教学法的研究,以及不断打磨整个客户体验。”

  他认为,新政对教育培训机构有筛选作用——一次最多收取三个月学费,不等于客户只留三个月。王晓波以韩国为例,韩国的课外培训机构基本都是逐月收费,但运营得都不错。这种做法本身就逼迫机构去优化教学和研发。“担心这一条新政的机构,死掉本来就是应该的,因为你是靠提前把学生硬性绑定,不让他退费。”

  “新政是气候变化。行业的变革甚至动荡的窗口期已经来临。”他说。不过,具体变革到什么程度,要看具体区域的实施细则,不同地区可能不一样。

  与爱乐奇合作,扩展线上业务

  起步于线下的昂立,进军线上始于七八年前与爱乐奇合作的线上作业项目。

  “这个项目对昂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它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做题的有效性等问题。你为什么做题?是为了让效率更高、减少错误率、更准确地掌握知识点。我们通过线上作业这种技术手段往目标前进了一大步。”

  后来,昂立不断向线上增加投入,开始向学生提供在线测评,以及线上录播课、直播课和视频外教课。其中,测评和外教项目也选择了爱乐奇作为合作伙伴。

  目前,在昂立外语的课程中,线上部分占比已经达到40%左右,营收也超过了20%。

  2018年,爱乐奇与昂立教育集团下属昂立外语事业部成立了合资公司,整合爱乐奇在线技术和昂立外语的课程优势,形成特色的混合式教学,并向昂立全国分校推广。简单说来,这次合作的产品目前主要是“高度定制化的视频外教”。

  混合式教学的难点在哪里?王晓波抛出一个问题:一个教学目标可以通过哪些手段实现?

  “可以是线下,也可以是线上,但两者的结合,我觉得是一个难点。”他分析:“比如中教跟外教,他们几乎是不认识对方的,怎样做到事先分工?”

  解决这个问题,一般利用总控的方式,即是将当天的教学任务拆分,告诉中教在线下要达到什么目标,然后告诉外教该名学生可能已经接触过哪些内容、当天的教学使命是帮他们操练哪几个句子、哪些词和话题等。

  “比如我们正在跟爱乐奇打磨的视频外教系统,现在就可以自动拆分教学任务,外教打开系统就能看到每个学生上次学了什么、应该以何种形式练习哪些内容。”王晓波描述。

  此外,这个系统还可以自动提取高光时刻,生成课堂回顾视频。而这些,都是过去需要花很多人力去做的事情。

  “昂立把爱乐奇看作是混合式教学领域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王晓波说,“从技术到外教资源,再到教法和学习法的探索方面,爱乐奇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养分和促进。爱乐奇经常会提出很多创意,问:你们感不感兴趣?要不要一起来试试?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希望爱乐奇能继续保持前瞻性。”

  AI落地应谨慎

  目前人工智能、大数据都是教育行业最热门的关键词。然而,随着各种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的普及,有人开始担心人工智能会遭到滥用,甚至变成泄露教师和学生隐私的工具。

  王晓波对于数据的搜集及人工智能的应用都很谨慎。他觉得绝大部分机构和从业人员,包括他自己都没有看明白。“该收集哪些数据?怎么传导下去?最重要的是,这些传导对于学生的成长学习意味着什么?”

  他认为,如果只是教室监控,并不能真正有益于教育。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人像这样一天到晚盯着我,然后把我上课打了几次瞌睡告诉我妈妈,我肯定‘恨死’他。而且这些东西对于孩子的身心成长到底意味着什么,谁能负责?如果自己都没想明白,就不要轻易用在孩子身上。”

  同样,在线教育的结合也需要用于适合的课程和适合的人群。尽管昂立的少儿英语课堂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混合式教学,但是在王晓波暑期所带的托福班却采用了传统的线下授课模式。原因是托福班学员年龄稍大,混合式教学如何帮助这类人群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在王晓波看来,教育的复杂度极高,学习的风格极其多样。他希望AI不要急于产业化或者是商用,应该带着敬畏心去做一些实验尝试。

  “我曾经下过一个决心:每堂课都能让我的学生大笑几次。但我后来发现,有的孩子就是不笑,我说什么他都面无表情。这不表示他不接受,也许这就是他和老师、和外部世界产生连接的方式。我很好奇AI会把这样的课堂表现解读成什么。”

  课堂经验让他觉得,人类情绪、情感和学习成长可能比围棋还要复杂,AI则刚进入深水区。无论如何,AI应该是一个助手,而不应该是居高临下的上帝视角。

  线上和线下如何统合?技术在教育中应占多大分量?2018年11月18-19日,在上海中心举办的第六届学习力大会上,昂立教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晓波将与众多教育从业者讨论《变革时期的混合式教育产品观》。

  关于学习力大会

相关信息: